现阶段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诗人就不会寂寞

通告时间:2020-02-08 18:49:06
点击量:

诗人就不会寂寞.jpg


二(23)帮  郑思睿


忘记了谁说过如今都不读新诗了,诗人有什么意思呢?可这怎么会呢?尤其是新诗。

在中原这个文化根基如此深厚的国家,人人对全部文明事都甚为珍视,哪怕今日赞豪迈,次日叹婉约,也要说道出个所以然来。宋朝有歌三百首,咱们便称他是土生土长的那一抹纯朴的风气;汉唐辞赋多华丽,咱们便从中窥知盛世风;宋词清丽与豪放并存,激扬于断肠皆诉,又引得多少人为的痴迷?每晚捧读来,生恐错过易安之忧虑,稼轩的豪爽,新诗如何?不过百年耳,正是流传时,且风雅又怎会过时?只似李太白的酒,愈久愈香。

每读来“那等在季节里之模样如莲花的开落”就失笑,忽叹我不懂风情,这笑满是苦涩。古有云:“日日花前常病酒,不辞镜里朱颜瘦。”

这笔下的两人口仿佛都把相思苦折磨得肠断,形容老去,但所念之人还是只出现在那一帘梦中。我每读竟怪那达达之马蹄声,这样清脆又透露出奔波的辛劳,引起依窗人心湖里一阵银山。他或许会急从中探出头,衷心已想好怎样诉说这年年之盼念,却发现闯入眉眼中之马上人,不是归人,是过客,便又愈落寞,复依窗。

待郑愁予的马蹄声化入江南水乡中散去,石板路上又会有一度姑娘,他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,丁香一样的香味,动摇在南国多情的暴雨巷。

这画面还缺乏令人陶醉吗?你兀自走着,孤寂又彷徨,多想逢着一个丁香般的女儿,他在烟雨中走来,与你照面在漫长悠长的街巷。仲春的花也抵不过姑娘双颊的一抹绯红,那红浅淡,却染进你心里,回过神来,他已静默地远了,远了,这留下他的忧愁和太息般的意见……这是梦罢?飘飘然地;这实在罢?他已经住进我衷心了。

这愁绪随岁月缓缓流淌,因为炮火之下有国殇。

爱国诗人看着眼前水深火热的祖国,白云苍狗的人间之感涌上心头。戴望舒用残损的手心抚慰着广袤的土地,却只沾染血和灰暗;艾青心甘情愿做一只小鸟,哪怕用嘶哑的嗓门歌唱,哪怕为了土地奉献出一切一切的古道热肠与生命;余光中望着大陆与四川的相隔,各种各样血泪凝成一句“顶我死时,葬我在珠江与黄河的间,枕我之脑瓜儿,白发盖着黑土……”在这个华夏大地任人轮奸,祖国同胞分别两地的年份,该署诗人用纤细的笔杆尽写苍穹,发挥自己对祖国的酷热、深沉的恋情,因为,“华夏,一度最美最母亲的国家。”

一下子,衷心像是把一缕白亮之月光笼罩着,在寒武纪慷慨激昂的诗中显得尤为清丽,沁着浓香的《断章》似清泉般透亮,“日月装饰了你的窗户,你装饰了人家的梦”,是烈酒中的清茶一盏,喝下去许久,仍唇齿萦香。

新诗随着日月在变,初读海子,未有同感,直到那一首《面朝大海,春色》,我也像赵禹圭一样,岂不美哉?伴着诗酒倾天地忘怀,醒有诗为伴,即使睡去,梦中也是蓬莱仙岛,一半烟遮,一半云埋。可我不是隐士,亦学不来这种全然超脱的境界,我只向往面朝大海,看花开落,云卷舒,在月光下与每一位亲属通信,在海风中关心粮食与蔬菜。我也想通过时光,返回“往年慢”,独自走在黑暗的街市,伴着清晨的风,追寻一家白气蒸腾的早餐店,看着天空泛起的鱼肚白。

我多想知道那季节里之模样否盼来了归人,多想知道雨巷中的姑娘是否再伴着丁香飘忽梦中,多想知道岭南的荔枝花是否焕然新生……

即使今天听不达到达的马蹄声,但还有春暖花开;即使海峡愈来愈窄,却还有乡愁;就算找寻不到木棉与橡树相依,却还有坚定平等的柔情,那巷中徐徐的忧虑在心中仍未散去……新诗怎会引不帮现代人的共鸣?

只要有一度人口在读诗——

诗人,就不会寂寞。(学员编辑:赵格畅)


上一篇:郸城县作家协会抗疫诗词专题

其次一篇:小丸子的隐私

        1. <b id="5b08239d"></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