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阶段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该署旧日街道食光

通告时间:2020-04-19 11:45:31
点击量:

该署逝去的大街食光.jpg

晨曦文学社  赵鑫霖

 

玉米面粘糕

方方正正的一块糕,用筷子蘸一点山楂酱抹于其上,欢乐的米面混着山楂的微酸在嘴边散开,口感微黏,足见糕的空子之佳。卖糕的是一位老婆婆,一年到头蹬着三轮车在楼上售卖,那块写有“玉米面粘糕”的白布招牌就在车后挂着。学者那边的大街颇多,不知她会在什么一枝道上,名将那街道变得香气满盈。每次看到他,都市想装买一块,再调侃一句“世间美味,可遇不可求”。可是,近些日子难觅她的身影,也许是真身条件不再支持他走街串巷了吧。现行街上也开起了卖点心的商号,但卖的米面糕是冰冷的,也过于甜腻。我眷恋那个蹬三轮的瘦小身影,怀念那车上温热的米面糕。

母亲糊

可能许多人听到“母亲糊”本条词都会一面懵,因为这是我家乡的矿产,出了县城外地很少有。母亲糊是一种白色粘稠的糊状食物,普通卖妈糊的人口会在碗里撒一把腌黄豆,顶妈糊顺着嗓子流入腹部那一刻,仿佛觉得被一枝口吐丹火之蛟龙贯穿,那口感自然不用多说,夹极了。但近来卖妈糊的小贩一个个消失了,理由很现实,盈利太低,只剩下菜市场旁一位老婆婆和他的儿媳还在坚持不懈,观看熟客就抡起大木勺,满满一勺全倾在套着钱袋的铁饭碗上,再撒一把黄豆点缀,便是一顿早餐,吃的人口心满意足。尽管各种早餐店纷至沓来,我还是愿意扮演那个菜市场的拐角,喝上一碗醇厚的母亲糊。“老板,忘带钱了哦。”“先赊着,过往吧走吧。”下次来,等到下次来,我会还上的。

娃娃鱼

此间说的娃娃鱼并不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,而是一种米制品,是用凉粉在漏勺上搓擦成的,拌上粉丝,加些醋,还有特点凉清汤。舀一勺入口,一种说不出的阴凉感在嘴边中迸开,咀嚼几下,米香四溢,满口凉意,实属夏日消暑的佳品。但眼前,任何县城只有儿时小学对面一家店做娃娃鱼,再增长如今学业繁忙,尝试的机遇也愈发少,便更加怀念那份清凉的娃娃鱼,那融入灵魂的米香。

都市改建,大街整改,网红餐饮,气势汹汹要将这些质朴的美味逼出生活。但无论结局怎样,我都会记得旧日这些快乐的大街食光。(学员编辑:椰妺)


上一篇:平凡志

其次一篇:一度人口之时光


  • 
       
        
       
       
        


      1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