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阶段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小丸子的隐私

通告时间:2020-02-07 18:01:35
点击量:


晨曦文学社  刘冰倩


      小丸子还留着碎碎的妹妹头,还带着圆圆的黄色宽檐帽,可脸上少了些婴儿肥。

      姐姐去了异地上大学,每次打电话回来总告诉小丸子一些她十分新奇的事。小丸子一面“嗯嗯”的应着,一方面感到姐姐所讲述事件的素不相识,仿佛离自己那么远那么远,小丸子心中感到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    小丸子喜欢发呆了,与朋友待在总共的时光也会笑嘻嘻,但当朋友离去,团结一个人口小小的时尚是那样的开阔。常常望着窗外的圣诞树发呆,我曾在当年玩过家家,瞧樱花落满地,会想它们刚长出时还鲜嫩的很呢,春去花随又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  总的来看爷爷在椅子上打瞌睡,头上更秃了,她还是那么有趣,可是大多数时候他已跳不起来了,就喜欢躺在太阳下睡,步履像只蜗牛。小丸子怕了初步,万一爷爷有远方就少了呢,该署海外电视里之知名人士有成百上千都去世了,还包括那高大的军事家,这是怎样的提高呢?咱们同她们,就这样轻飘飘的生离死别了呀……

      小丸子终于沉默了。坐在店里缓缓的吃一碗荞麦面,漫无目的的溜达着,他不理解怎样适应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  今天全部黑下,回家碰见左轮尾的妈妈,他微微一笑:“小樱桃,天涯海角晚了快些回家。”小丸子应着走入家门,呼吁接过妈妈递上的热牛奶,一方面听他埋怨:“同一天返回太晚了!”一方面仰头一饮而尽,小丸子跑进房间钻入被窝,带着腹中满满的深沉,笑了。

      小丸子啊,不怕不怕,世界没有变,全方位还好,再晚也有人等你回家。(学员编辑:梁高财)


上一篇:诗人就不会寂寞

其次一篇:素雪


   
    <hr id="8cd95b9c"></hr>